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羽的博客

户外---动以健身 读书---静以养心

 
 
 

日志

 
 

寻根问祖之一 ——从祖屋的记忆说起  

2017-06-20 22:04:06|  分类: 鼓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常听老人聊起我们的祖辈解放前是个大家族,不少前辈在国军海军中服役,解放后有些去了台湾。以前对这些往事也没在意去了解,人到中年,对福州本土历史及民俗文化渐渐产生兴趣,特别是近年马江船政文化的发掘,一些史料有提及同族名人杨树庄及我的曾祖父杨济成,遂加以留意。结合小时听到“本家里”亲友聊起的祖辈往事,还有二、三十年前那些叔伯从台湾回来省亲访友的情景,对历史往事及家族脉络的了解在零碎的史料和记忆基础上,渐渐有了大致轮廓。最近阅读到的一篇重要的文章更是清晰勾勒出近代杨氏海军世家与闽学鼻祖杨时之间的血缘关系,于是决定花些时间结合史料和回忆作个整理,纯粹出于个人兴趣。让后代知晓自己家族的历史,既能教育后代,也是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

      鉴于手头的资料很有限,为了让这一主题系列显得丰满充实,做了一些功课:抽空到马尾船政文化纪念馆、福建船政学校和新建的船政格致园补拍照片、专程前往将乐的杨时纪念馆和杨时墓、还从图书馆借来了《船政志》和《福建船政学校校志》……

       孟子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过去,家族制度就是中国的社会制度,祖先崇拜就是这样发展起来,居住在某地的一个家族,所崇拜的祖先通常就是这个家族中第一个定居此地的人,这样他就成了这个家族团结的象征,这样一个象征是一个又大又复杂的组织必不可少的。中华民族历来重视家庭教育,家庭教育是社会教育的基石,在宗法社会中,大家族的生活方式就是传承家天下这种文化基因的细胞和元素。近三十年来,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和人口频繁变迁,城市生活方式已发生巨大的改变,族谱和祖屋对年轻人来说似乎很陌生,其实这些都是文化的根,姓氏是告诉自己从哪里来,认祖归宗,饮水思源,人要学会不忘本。如果缺乏对自身家族历史的了解,就很难在思想文化上给予认同,何以奢谈对社会和民族的贡献。

       如果说族谱和家训是作为记述家族血缘世系的载体,祖屋则是承载家业百年荣光与酸楚的怀旧舞台,它送走代代老者,又迎来新生后人,历史的年轮在此循环,家族在此繁衍生息,无数的故事情节在此上演,悲欢离别、婚丧嫁娶、哪怕简单的过年喜庆热闹、把西瓜放在井里“冰镇、抑或夏日夜晚的纳凉、都是曾经在此生活过的每个人挥之不去的美好忆。

      
        我的祖屋是在旧城内灯笼巷杨厝弄一号(后来灯笼巷改造为竹林境新村),顾名思义,弄子里住的全是杨氏宗亲,祖上置办了很大的家产,到我这一辈,至少是祖屋的第六代住户。老宅是典型的福州民居,建于十九世纪,具体年代不详,应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院子里有个很大的天井,还有一棵珍贵的老桂花树,厅堂、花厅、老井、防洪水的阁楼、披舍、回廊……处处都是儿时打闹嬉戏捉迷藏的场所。祖屋背靠丁戊山,正门在灯笼巷里弄深处,曲曲折折的小巷子即使在白天也十分幽静,小时候每次一个人经过心里都有难以名状的惊恐,一阵狂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巷口。后来想想,也许因为边上就是大觉寺,寺庙那种特有的宁静造就了
天然肃穆的氛围。当时宗教政策落实没多久,虽然叫“大觉寺”,但早先并没有尼众,多住着一些上年纪的“菜婆“(吃素的老居士),她们穿着宽大海青的样子至今印象还很深刻,有种威仪感,就是颜色感觉太沉重,不符合小孩的喜好。因为小时候常偷溜进去玩,不知是否打扰了别人清修,好在我并不是那种调皮捣蛋型,一般不至于被赶出来。祖屋的正门门口原有块空地,与旧大觉寺门口共用,大家放学后聚集在那玩扔手球(简易的乒乓球游戏),空地边上有棵大树,有邻居树枝上绑了个吊环,供大家锻炼身体,后来才得知这树是岭南酸枣树,本地俗名“金斗”,也叫“拱斗”,在福州比较少见,至今该树还很好保留在扩建后的大觉寺内。

       大觉寺的后门就是七转弯巷,曾是有名的老巷子。九十年代初期,随着旧城改造步伐的加快,祖屋的一半先被征用,过了两年,剩下的一半也划给大觉寺扩建,现在大觉寺的大雄宝殿就是当年祖屋所在位置。遗憾的是,老宅没有留下什么相片,多只能在记忆中去追寻,不过再多的文字描述也不如一张相片来得真切。好不容易在老旧黑白相片中找到一张,虽然看上去有点“土得掉渣”,却是真实的时代印记。

这是找到唯一一张以院子为背景的黑白照

寻根问祖之一 ——从祖屋的回忆说起 - 羽 - 杨羽的博客

  

 儿时的伙伴(左边是我)
寻根问祖之一 ——从祖屋的记忆说起 - 羽 - 杨羽的博客

     祖宅的地理位置相当好,边门就开在东泰路中段,位于旧城内的中心地带,可以说是黄金地段,距三坊七巷也仅三百米,这里地势较高,不受季节性洪水影响。这要从福州民间长期以来流传的“三山现、三山藏、三山看不见”这一民谣分析说起,丁戊山就是“三山藏”之一,东泰路建成后,将丁戊山一劈为二,以前靠近鼓二小一侧山体还挖有防空洞,有两个相通的洞口,八十年代我们还好奇分别往洞里相互喊话。九十年代初期两侧山体已全部推平,建成了现在的碧玉花园和大觉寺。如今,刻有“丁戊山”大字的石头还保留在大觉寺内,儿时还常常与伙伴骑在这一石头上嬉戏,现今偶尔到寺内走动,每每看到这块浓缩了童年记忆的石头,总能不禁回想起快乐的童年。

   这是现今的大觉寺山门,七转弯巷也取直了

 寻根问祖之一 ——从祖屋的记忆说起 - 羽 - 杨羽的博客
 这块刻有“丁戊山”的石头现在就放置在大觉寺山门右后侧,不过当年三山藏之一的丁戊山在城市改造中已没有留下痕迹
寻根问祖之一 ——从祖屋的记忆说起 - 羽 - 杨羽的博客
 
这是大觉寺内的岭南酸枣树,正结果
寻根问祖之一 ——从祖屋的记忆说起 - 羽 - 杨羽的博客
 
粗壮的树干,茂盛的枝叶
寻根问祖之一 ——从祖屋的记忆说起 - 羽 - 杨羽的博客
 

       灯笼巷未拆迁时,周边有好几座名门望族的府邸,我的祖屋虽然比不上王仁堪的状元府那么有名,却也是大宅之一。祖屋是进深七柱,面阔五间的单进大宅院,整体建筑方正,天井比一般民居的大许多,整体布局不像传统的三进院落那么狭长。八十年代初期,奶奶还健在时,到了初夏会在自家院子里摆上寿宴,光厅堂和天井就能容下十桌,好不热闹。祖宅正门为石框门,厚厚的木门包上铁皮,小时需很费力才能合上。门额上方是福州典型的斗拱悬挑的单坡雨遮,大门后是一道插屛门,遮住直对正坐建筑的视线,后面就是天井的侧面,这与一般院落布置有所不同。天井四侧均有回廊,每逢大雨,小伙伴们便用牛皮纸折好带有“乌蓬”的纸船,然后将纸船轻轻推向积水中,我们就躲在回廊下用竹竿划水,那种风雨中“乘风破浪”的童趣,至今难以忘怀。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