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羽的博客

户外---动以健身 读书---静以养心

 
 
 

日志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2016-02-29 00:01:19|  分类: 晋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国庆费尽周折找到了鼓岭老照片中的老鸦石,无意中发现已经废弃多年的通往南洋村一条古道,因为年末第四季度的法定加班,探明古道的计划一拖再拖。春节期间同道山友已捷足先登,本来也是一同前往,可惜受了风邪浑身酸痛,无法出行。初三那天平姐和方哥等豪杰历经千辛万苦,一路披荆斩棘,伤痕累累,终于让完全废弃的古道重见天日,功劳足以载入“史册”,喜欢户外的朋友在周边又多了条徒步线路。上帝是公平的,有付出就有收获,精神上他们得到了广大户外山友的点赞,物质上还意外收获了被兽夹困住的山麂(可怜的小生灵因断腿也已无法生还)。
        这周四听说方哥带另一帮群友到老鸦石和南洋村,也计划加入,但近来天气多阴天,周五晚还下起了零星小雨,给出行带来了不确定因素。天气预报尚准,周六阴转多云,出发前对古道的难行已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因为上回初探时,古道已完全被杂草和灌木严严实实覆盖,即使可以行走,沿途的泥泞湿滑还是超出预想。
       具体路线:从新修的鼓岭梅园出发,沿山谷右侧机耕路前行约300米后,右边有一土路小径,没走多远就是石板路,继续前行300米到达曲坑自然村,沿途有一新修水泥房和一排老厝,就是上回问路所在地,穿出后接上机耕路,往万国公益社方向前行约400米,就到了老鸦石路口。经过数拨山友的艰辛开路,原本隐蔽的路口已经十分显见,沿途的带刺灌木已砍除,好走许多,只是烂泥陷脚,须十分小心。过了老鸦石,开始真正艰难的行程,不时穿过低矮竹林和灌木,茅草已被铲除,不必闯荡芦苇阵,留意的话,沿途一拐弯处有一小石门。下行约30分钟,到达一片稍微开阔的树林,似乎是人工种植的。据方哥介绍,此处是两条小道的交汇处,左侧有另一小道可上石柱山,前方隐约间确实还有一曲折小径,看来每次登山都有新收获,留待日后再探。出了树林,还是一路向下,个别路段雨后极滑,不时传来一阵惊呼,再行30分钟就到一小溪,溪水干净,可在此安营做饭。这里实际上是废弃机耕道的终点,后面的路就好走了。要过溪前行,暂不能直接向南洋村方向走(不通),迂回一段后会先后遇到两个三岔路口,都有路牌,第一个三岔口要向左走,向右是上山方向(通哪不明),第二个三岔路口有标明向左是南洋村,前面不远就是通往南洋村的牛栅栏,向右则则是通往青羊座和磨溪。从这里到龙门至少要走三个半小时,我和另两山友选择从南洋村回牛头寨,其他人则随方哥从磨溪到龙门。
        远眺南洋村,那里已不再是宁静的小山村,因为下穿鼓岭经白眉水库通往琅岐的隧道已开始进入施工准备阶段,原来往南洋村的窄路正在拓宽以便工程车通行,我们运气好,建筑工地的一皮卡恰好经过,帅哥师傅很爽快答应将我们送到市区,本来还想回到牛头寨看看改造后的瀑布景点只好留待下次,不到三点就已到家。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修建中的停车场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此处向右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这里下来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经过水泥房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又见老厝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入口明显多了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十分泥泞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小石门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树林开阔处,到此一半行程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两条小道交汇处,不明显,我们从右侧下来,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要过溪前行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第一个三岔口左行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第二个三岔口,右拐去磨溪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去南洋村经过的牛栅栏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天上翱翔的老鹰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从老鸦石到南洋村——泥泞湿滑的登山体验 - 羽 - 杨羽的博客        一个好摄之徒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